4G君

我大概是只废起了,喵

七苦

讲真,作为一个脑子有坑的货我不应该尝试写这个梗

七对cp七把刀,渣文笔

其中“病”(李杜),“死”(邦信),“爱别离”(备香)为历史向cp,其余四个为王者同人cp,请大家自行避雷呀【鞠躬】
(悄咪咪谢谢小天使提醒)

不说废话了,放文(la ji)

【佛曰,人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求不得,爱别离】

 

【生】(亮良)

 

我生在汉初,你生在三国。我亲手建立的不倒传奇,你亲眼见证它的分崩离析。

你至死都在拼着,三分天下、扶持幼主、六出祁山……

我却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

这个早已腐朽的朝代,连它的缔造者都不愿多看,你何苦偏要扶起这将倾的大厦。

同为军师,同是智谋过人。

富贵贫贱,美丑妍残,种种差异均未有。

只得道一声,造化弄人。

 

【老】(狄芳)

 

“你走吧。”他昂首而道,令牌在腰间被风吹的叮当脆响,一个个繁复怪谲的“武”字反射阳光刺痛密探的眼。

柔软的大耳朵垂下,栓挂铜铃的红线被扯断,小小的铃铛滚入尘土染上灰色。

“狄大人,就此别过,这是元芳此生最后一次见着您了。”

治安官发色已然花白,颤抖的手再扔不出那令牌。

那小小的魔种,身量还是只有他的一半,算起来依然是个稚嫩的少年。

他怎么忍心让他独自面对光阴的无情。

也罢,赶走他好了,他会找到新的生活的。

也会结识一个更胜于自己的人吧。

只是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带着他走街串巷寻找最好吃的糖葫芦,又会不会把最后一碗酿汤圆留给嘴馋的小耗子。

小小的身影渐渐远去,眯起被阳光晃花的眼,自己早没有那么好的眼力。

转过身去,长安城的治安官不能有眼泪。

未来遇见这小耗子的人,可别忘了扣他工资。

不然,你对他太好了,他心里可就再也没有我立足的地方了。

 

【病】(李杜)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怀。”

直到穷病交加时才肯舍弃那一杯杜康佳酿。

是像世人所耻笑的那样,闻名四海的杜子美只是个放不下杯中之物的酒鬼吗?

再灌下一口酒,许久未饮的烈酒呛到了自己,咳着咳着,却笑了起来。

只因这酒,能使自己与太白兄挨得更近一点啊。

酒水的辛辣在口腔中徘徊不去,昏昏沉沉的痛像钝了的刀子,恼人的紧。

太白兄,你我已是阴阳两隔,弟久病缠身,怕是以后再不能饮酒。

只好麻烦你,在地府独酌自饮了。

酒杯落地,酒坛破碎,凛冽的香气久久飘荡在空中。

狂风吹打着茅屋,屋中人醉倒伏在小桌上,眼角有泪滑下,为浓浓酒香沾染上咸涩。

茅草不堪重负的瑟缩,像是在哀鸣不知何人的命运。

 

【死】(邦信)

 

见天不死,见地不死,见君不死。

没有捆我的绳,没有杀我的刀。

这是那君王对我立下的誓言。

吕雉的笑容艳丽而狰狞,萧何愧疚的脸在眼角一闪而过。

顶棚遮严,暗无天日;地毯厚重,不见寸土。

而君王,不知身在何处。

几十个宫女手持棍棒围上来时,在心里暗笑吕后的天真,又懒懒的不欲辩驳也无心还手。

肉体的疼痛传不到心底,逐渐涣散的眸子不知道该看向何方。

我韩信此生无悔,临死前所恨的,不是萧何,亦不是吕雉。

只恨,死未能见君。

 

【怨憎会】(庞涓&孙膑)

 

他们都告诉我,你仅仅用了三个月,就从丧失挚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不屑,愤怒,唾弃,这些我都司空见惯。

那三个月中的种种,你是不是只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真是幼稚。

当你红着眼眶告诉我,我不及田忌的万分之一时,我的怒意都是装出来的。

我当然知道,知道得很清楚。

田忌是个好人,我庞涓纵然自诩才华橫溢,也比不上善良正义的他,更比不上师弟你。

我最怕的,不是被你超越,也不是得不到你的友谊,而是被你忘记。

你前进的速度太快,总有一天,稷下学宫会成为你最平凡的经历,稷下的同学也会被你当作生命中的过客遗忘。

我可是庞涓,我怎么会甘心于那样的结局。

恨着我吧,这样的话,即使是数十年之后,你提及我的名字,也依然会咬牙切齿的想起:

庞涓那个混蛋,他害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不求当什么正人君子,以这样的方式被你铭记终生,我倒也乐意。

所以继续恨着我吧,师弟。

我们作为仇人相见的机会,想来,不会太多。

 

【求不得】(嬴白)

 

怪物,你真是个怪物。

人的感情,你是不是一点也不懂啊。

整天告诉朕要当朕手中最锋利的兵刃,为朕所向披靡。

朕总说你不是个合格的武器,看着你眼神一次次黯淡下去却从未反驳过。

只有这时候,你才有一些人世间的气息。

你知不知道,好的武器是可以与主人互通心意的。

你若是合格的武器,又为什么猜不出来朕的想法。

白起,朕心悦于你。

在咸阳宫陪了朕这许多年,你为何还是不知道。

朕可是九五之尊,怎能先开口表达心意。

三番五次的暗示,你倒像块木头,无动于衷。

没有发现还是不敢发现?想来是朕的疏忽。

武器怎敢对主人有非分之想?

求不得者,无非是迟疑犹豫的自作多情罢了。

朕种下的苦果,朕会自己酿成酒,笑着饮下。

 

【爱别离】(备香)

赵云截江夺阿斗。

思母心切的孙尚香不顾赵云劝阻,执意返回东吴。

孙权终于骗回了妹妹,毫无顾忌地派兵攻打荆州。

自此,孙尚香再未看到过刘备。

她平淡的出奇,像是在等待什么,却无人知晓。

直到那最后的一役。

翻滚咆哮的江水激起一层层白沫,像是地府里撕碎魂魄的恶鬼。

“刘备俿亭兵败之后,时孙夫人在吴,闻俿亭兵败,讹传先主死于军中,遂驱车至江边,望西遥哭,投江而死。”

原来她只是在等待与所爱之人同赴黄泉。

因为一个谣传,这最后的小小幻想也被残忍掐灭。

睁眼,已是奈何桥边,孟婆汤稳稳地捧在手里。

爱别离,若有缘,来世再相见。


旁友们吃我一发庞涓孙膑的安利吧(谁知道cp名叫啥哦,涓膑?)相爱相杀什么的其实挺好吃的......吧(顶锅盖跑)

评论(27)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