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君

完了完了……王者再见了……

江南水乡哦,多好的地方,小桥流水哗啦啦,好像哪家公子腰间的玉叮叮当当撞。岸边的老阿婆在浣衣,隔着条窄窄的水聊天。渔父家的姑娘撑着船在河上走,在细雨飘摇之时打上一小把红色的油纸伞,烟雨蒙蒙中平白衬出一点胭脂印。

我抿着唇遐想未曾谋面的江南,他摇头笑我痴。

他道那江南不是书中的天堂,坏人恶事和别地一般多,倒也不失人间烟火气。

我恼他打碎幻梦,沙悟净因为碎了琉璃盏被贬至流沙河数骷髅,梦这么好的东西可远胜过王母娘娘的小小器皿,该怎么罚你呢。

他依旧只是笑:“姑娘千万别罚在下走便好,在下哪怕是想走,也走不了啊。”

好气哦。

低下头踢飞一颗石子,盘算着自己到底为何惹上了这尊大佛。

我本是个普通女孩,相貌不出挑才华也无拔尖,偏偏那日手贱在古玩街买下了那方镇纸,本想着那小贩吹得天花乱坠不如花几张彩色票子带回家装装样子,不曾料到竟有半透明人形从中显现。

“姑娘,手稳着点,小心摔了镇纸。”

想到警察约莫不会信这怪力乱神之说,我咬着牙坐下跟他谈判。摊开来讲才发现此人是个难得的君子,温润如玉白衣折扇像哪朝的书生。

他说他是周瑜,千年前身死神未灭,寄居于一方镇纸辗转至今,本已了无残念近日却得知有故人转世,想再寻他一番,不知姑娘可否助他一臂之力。

我思量既无法摆脱,不如趁着暑假好好观摩观摩古人残魂。

才不会承认他生就一副好皮囊,真真切切地看着人直教你说不出半句拒绝。

哦对了,他要找的那人叫孙策,江东小霸王孙策。

我言我只是个肉眼凡胎,如何看得穿转世之体,他说镇纸自会指引我前往那人所在之处。

你不是说镇纸是你意识寄托么,怎么变成了领路的法宝。

我和他羁绊较深,千百年侥幸仍未失去感应罢了。

“较深”而已吗,算了算了,小小凡人参与不起你们的爱恨情仇,带我去找他吧,路费不用你报销,容我在旁边长长见识便好。

镇纸果然是神物,我也绝不是猪队友。说是披荆斩棘有些太过夸张,披星戴月倒也是有了。我和他在一个江南小镇找到了孙策。青年神采飞扬,张狂肆意,性子傲却偏偏揉进几分进退有礼,让人讨厌不起来。

 “周瑜?”

感情也是个留着千年记忆的主。

凭良心讲,孙策对我们不错。好吃好喝给着,好地方住着,甚至还送了我一把绘着佳人的油纸伞,伞面精致极,那佳人也栩栩如生,我举着居然显得暴殄天物。

据说是向某位专精此道的老先生花重金求来的。

有钱人的任性我体会不来,阿堵物果真是个好玩艺。

纸醉金迷的日子过了几天,我看周瑜的脸色却愈发不对劲,一日日地苍白。

再看看孙策,我咂摸着这二人的相处,觉出点奇怪的意味。仿佛只有周瑜在努力维持着什么,另一方心不在焉的很。

不对吧,我好歹也是粗读了几本史书的,孙策周瑜的关系可不应如此不尴不尬。

“他不想见我。”周瑜在我的盘问下给出了答案,我手里刚剥开的龙眼掉到地上沾上一圈土,捡起来也是脏兮兮的,不能再入口了。

啧啧,多像这二位变质了的情分。

可是周瑜你怎么能放弃呢,想都不许想。宇宙第一魔法少女要发威了,给她个中二病拯救世界的机会怎么样。

“围观这么久我差不多也看出来了,你是不是喜欢孙策啊。”

不用那么惊讶,也不用怀疑自己的掩饰是否不如先前到位。现世小姑娘对于这方面的观念,可远比你们那时开放得多。

所以就算当初你可以用兄弟情谊骗过他们所有人,现在是要再多费点心思才好。

嗯,我活了近二十年朋友着实不太多,好容易遇见个有意思的人,啊不对,是鬼,当然值得重视三分。周公瑾,你的终身大业,包在姑娘我身上,莫急,莫急。

拍出把水果刀气势汹汹,木质的桌子颤了三颤。他抬眼看着我,在嘴角扯出一抹讽刺:“小丫头,别冲动啊,我这桌子可贵,划坏了你赔不起。”

“还有,谁给你的胆量,让你觉得你能威胁得了我?”

说他当年杀人如麻好像不太厚道,但江东小霸王好歹也是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几十斤的大刀劈挡起来眼都不带眨。我待惯了和平年代,想凭水果刀吓到人家未免太不自量力。不过,为什么要想着吓唬人家呢,我可是和、平、的、很、那。

“孙策,今天你给我把话说明白了,你到底对周瑜什么意思。”

“怎么,你喜欢他啊,我对他怎么着碍你什么事。”

“他是我朋友。”肤浅了哦小霸王,友情二字你不会不懂的吧。

“呵,朋友?我问你,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烟雾一样随时都会散去的影子,还是我的朋友,还是周瑜吗?我二人称霸江东的故事后世史书里也有,如今的他没有了当初的飒爽英姿,我也不复是那时意气风发的江东之主。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该变的不该变的都变了,你说,倒叫我怎么面对他才好。”

“他是不是周瑜你认不出来吗。长相没变身形没变性子也没变,他一厢情愿掏心掏肺地对你好更没变!他变成这样都要求着我带他来找你,就为了看看你在这儿过得好不好习惯不习惯,和千年前变卖家产带兵千里追随你的周瑜有什么区别!”

“孙策,你说啊,你为什么不敢见他,为什么不敢认他?”

“因为我喜欢他!从千年前喜欢到现在!我不敢对他说,不敢让他知道,他是我兄弟啊,他该怎么看我!现在我又见了他,再见面我怕我忍不住把所有东西都说出来!”

敢情这么好解决啊,白白做了那么久准备工作,浪费精力哦。

“喂,周瑜他,也喜欢你啊。”

 

舒城的桃花开得正好,抚琴佐酒最是妙。若身边有个能顾曲的周郎,那自是再好不过。

来年的春日,我在学校请了假去南方看望“朋友”,被桃树下旁若无人的美好闪瞎了眼睛,在心底狂呼为何天真至没有带副墨镜随身。

一个端着酒樽笑饮,一个抱着琴小心翼翼地擦拭。

什么,你说没有实体怎么能擦琴?

嗨呀,都怨我,居然忘了说清楚。

那只余透明魂体的诅咒,解开的方法可简单,只是一个来自爱人的——

剩下的看官你自己脑补便好,大好青春,我还不想被秀到失血而亡呀。

他们的缘分无穷无尽,小小凡人的人生也没开始多久,但在这里最好还是说一声,再见啦。


 @未那 姑娘的点梗,最近忙,对不住姑娘啦,还可能有一点跑题玛丽苏琼瑶的糅合,望姑娘莫怪,意见吐槽随便提,轻点骂就好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