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君

完了完了……王者再见了……

雕刻家与塑像

他们筑建耶路撒冷,正如他们看它在尘埃中慢慢风化
只不过,那可是她最满意的作品,怎么会屈服于岁月的流逝?
女孩用小刷子轻轻擦拭半身像表面的石屑,石像男子深邃的眼窝与高挺的鼻梁逐渐清晰
那是她异性的缪斯,她的灵感,她的信仰,她挚爱的作品,她毕生的心血
年轻的艺术家为了这件作品耗尽了精力与才华,只为世人留下惊艳的赞叹和对创作者命运的叹惋
数百年后
漂浮的汽车在空中穿梭航行,外星使者到访白宫做客,人类与曾经被视为怪力乱神的幻想和平共处
一个婴儿在空间站的医院中诞生
地球上某个古老纪念馆的前台,不会老去的男子露出微笑
我的造物主,你终于回来了

考拉小可爱,爱她
@一只考拉

一只考拉:

宝宝宝生日快乐
么么么么么么啾
永远爱你汪汪汪
小宝崽儿又肥了
强行七言绝句嗝(´゚ω゚`)
那么请爆肝谢谢
不接受diss这是我心里最可爱的你♡
@4G君 

江南水乡哦,多好的地方,小桥流水哗啦啦,好像哪家公子腰间的玉叮叮当当撞。岸边的老阿婆在浣衣,隔着条窄窄的水聊天。渔父家的姑娘撑着船在河上走,在细雨飘摇之时打上一小把红色的油纸伞,烟雨蒙蒙中平白衬出一点胭脂印。

我抿着唇遐想未曾谋面的江南,他摇头笑我痴。

他道那江南不是书中的天堂,坏人恶事和别地一般多,倒也不失人间烟火气。

我恼他打碎幻梦,沙悟净因为碎了琉璃盏被贬至流沙河数骷髅,梦这么好的东西可远胜过王母娘娘的小小器皿,该怎么罚你呢。

他依旧只是笑:“姑娘千万别罚在下走便好,在下哪怕是想走,也走不了啊。”

好气哦。

低下头踢飞一颗石子,盘算着自己到底为何惹上了这尊大佛。

我本是个普通女孩,相貌不出挑才华也无拔尖,偏偏那日手贱在古玩街买下了那方镇纸,本想着那小贩吹得天花乱坠不如花几张彩色票子带回家装装样子,不曾料到竟有半透明人形从中显现。

“姑娘,手稳着点,小心摔了镇纸。”

想到警察约莫不会信这怪力乱神之说,我咬着牙坐下跟他谈判。摊开来讲才发现此人是个难得的君子,温润如玉白衣折扇像哪朝的书生。

他说他是周瑜,千年前身死神未灭,寄居于一方镇纸辗转至今,本已了无残念近日却得知有故人转世,想再寻他一番,不知姑娘可否助他一臂之力。

我思量既无法摆脱,不如趁着暑假好好观摩观摩古人残魂。

才不会承认他生就一副好皮囊,真真切切地看着人直教你说不出半句拒绝。

哦对了,他要找的那人叫孙策,江东小霸王孙策。

我言我只是个肉眼凡胎,如何看得穿转世之体,他说镇纸自会指引我前往那人所在之处。

你不是说镇纸是你意识寄托么,怎么变成了领路的法宝。

我和他羁绊较深,千百年侥幸仍未失去感应罢了。

“较深”而已吗,算了算了,小小凡人参与不起你们的爱恨情仇,带我去找他吧,路费不用你报销,容我在旁边长长见识便好。

镇纸果然是神物,我也绝不是猪队友。说是披荆斩棘有些太过夸张,披星戴月倒也是有了。我和他在一个江南小镇找到了孙策。青年神采飞扬,张狂肆意,性子傲却偏偏揉进几分进退有礼,让人讨厌不起来。

 “周瑜?”

感情也是个留着千年记忆的主。

凭良心讲,孙策对我们不错。好吃好喝给着,好地方住着,甚至还送了我一把绘着佳人的油纸伞,伞面精致极,那佳人也栩栩如生,我举着居然显得暴殄天物。

据说是向某位专精此道的老先生花重金求来的。

有钱人的任性我体会不来,阿堵物果真是个好玩艺。

纸醉金迷的日子过了几天,我看周瑜的脸色却愈发不对劲,一日日地苍白。

再看看孙策,我咂摸着这二人的相处,觉出点奇怪的意味。仿佛只有周瑜在努力维持着什么,另一方心不在焉的很。

不对吧,我好歹也是粗读了几本史书的,孙策周瑜的关系可不应如此不尴不尬。

“他不想见我。”周瑜在我的盘问下给出了答案,我手里刚剥开的龙眼掉到地上沾上一圈土,捡起来也是脏兮兮的,不能再入口了。

啧啧,多像这二位变质了的情分。

可是周瑜你怎么能放弃呢,想都不许想。宇宙第一魔法少女要发威了,给她个中二病拯救世界的机会怎么样。

“围观这么久我差不多也看出来了,你是不是喜欢孙策啊。”

不用那么惊讶,也不用怀疑自己的掩饰是否不如先前到位。现世小姑娘对于这方面的观念,可远比你们那时开放得多。

所以就算当初你可以用兄弟情谊骗过他们所有人,现在是要再多费点心思才好。

嗯,我活了近二十年朋友着实不太多,好容易遇见个有意思的人,啊不对,是鬼,当然值得重视三分。周公瑾,你的终身大业,包在姑娘我身上,莫急,莫急。

拍出把水果刀气势汹汹,木质的桌子颤了三颤。他抬眼看着我,在嘴角扯出一抹讽刺:“小丫头,别冲动啊,我这桌子可贵,划坏了你赔不起。”

“还有,谁给你的胆量,让你觉得你能威胁得了我?”

说他当年杀人如麻好像不太厚道,但江东小霸王好歹也是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几十斤的大刀劈挡起来眼都不带眨。我待惯了和平年代,想凭水果刀吓到人家未免太不自量力。不过,为什么要想着吓唬人家呢,我可是和、平、的、很、那。

“孙策,今天你给我把话说明白了,你到底对周瑜什么意思。”

“怎么,你喜欢他啊,我对他怎么着碍你什么事。”

“他是我朋友。”肤浅了哦小霸王,友情二字你不会不懂的吧。

“呵,朋友?我问你,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烟雾一样随时都会散去的影子,还是我的朋友,还是周瑜吗?我二人称霸江东的故事后世史书里也有,如今的他没有了当初的飒爽英姿,我也不复是那时意气风发的江东之主。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该变的不该变的都变了,你说,倒叫我怎么面对他才好。”

“他是不是周瑜你认不出来吗。长相没变身形没变性子也没变,他一厢情愿掏心掏肺地对你好更没变!他变成这样都要求着我带他来找你,就为了看看你在这儿过得好不好习惯不习惯,和千年前变卖家产带兵千里追随你的周瑜有什么区别!”

“孙策,你说啊,你为什么不敢见他,为什么不敢认他?”

“因为我喜欢他!从千年前喜欢到现在!我不敢对他说,不敢让他知道,他是我兄弟啊,他该怎么看我!现在我又见了他,再见面我怕我忍不住把所有东西都说出来!”

敢情这么好解决啊,白白做了那么久准备工作,浪费精力哦。

“喂,周瑜他,也喜欢你啊。”

 

舒城的桃花开得正好,抚琴佐酒最是妙。若身边有个能顾曲的周郎,那自是再好不过。

来年的春日,我在学校请了假去南方看望“朋友”,被桃树下旁若无人的美好闪瞎了眼睛,在心底狂呼为何天真至没有带副墨镜随身。

一个端着酒樽笑饮,一个抱着琴小心翼翼地擦拭。

什么,你说没有实体怎么能擦琴?

嗨呀,都怨我,居然忘了说清楚。

那只余透明魂体的诅咒,解开的方法可简单,只是一个来自爱人的——

剩下的看官你自己脑补便好,大好青春,我还不想被秀到失血而亡呀。

他们的缘分无穷无尽,小小凡人的人生也没开始多久,但在这里最好还是说一声,再见啦。


 @未那 姑娘的点梗,最近忙,对不住姑娘啦,还可能有一点跑题玛丽苏琼瑶的糅合,望姑娘莫怪,意见吐槽随便提,轻点骂就好

有生之年

纪念一下,入坑几年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过反正我是第一次见

卧槽锤基tag飚到lof同人创作总榜第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翻开tag全是糖哦难以置信

旁友们去看看雷神3吧诸神皇婚不是盖的啊,官方是爸爸

以上,炸裂成烟花,完毕

四十粉点梗(占tag致歉)

说到做到开点梗嗯 
兑现flag顺便感恩愿意搭理我的小天使们(一举两得我大概懒死了2333)
有附加要求(比如甜还是虐,一些具体梗什么的)记得在评论里带上,到时候抽三个写(如果真的能凑够三个的话)
农药向 亮良 备香 亮云
史向 策瑜 李杜 备香 涓膑
就这样吧,没开过点梗但感觉自己真特么话唠
不写车,作者属性万年刀子精但不介意码糖喂小天使们吃


点梗结束,抽到了 @未那  @°宓笙  @冰翼今天依然想着怎样昙and晏x 三位,如果有需要补充梗的欢迎私我玩。

放心一定会写的嗯!

至于时间嘛...

我......争取来年九月之前码好......(顶起我的小锅盖)

家有二喵(主亮云,副策瑜)

(一)

大家好,我是考拉,一位铲屎官。

对,沉迷撸猫的那种。

可以说是双倍的幸运,更可以说是双倍的麻烦与造作,我养了两只猫。

人称二喵。

别问我二和两有什么区别。

我一定会翻个白眼告诉你:

二是形容词啊少女

 

(二)

特别英俊潇洒帅气逼人宇宙第一美男子的那只叫赵云。

赵云原来是只流浪猫,可能是因为和楼下那只叫跳跳的二哈待久了,被传染了某种通常叫做智障的病。我担心他哪天突然汪的一声叫出来然后被当成狂犬病带走,一咬牙收留了它。

汪!

不是,赵云,你来我家之后咋还叫上瘾了呢。

 

(三)

诸葛亮的来历至今依然是个迷。

大概是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一道闪电之后端庄地坐到了我家的沙发上。

故弄玄虚的样子,好像没人看得见它一身湿漉漉的毛似的。

我正愣着,赵云蹭了过来。

它居然喵了一声!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赵云把诸葛亮按在沙发上疯狂舔毛。

云妹你变了云妹。

你不是有洁癖嘛。

 

(四)

它它它,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在我第一百零一次怀疑它们有什么不可描述,不对,是不可告人的关系后,诸葛亮极为高冷的喵了一声,蹭了蹭赵云,挑衅般看着我。

结合语言动作神态,我作为一个常年被语文老师宠幸的人,可以肯定它说的话是:

嗯,我们就是不可描述。

我有句mmp现在就要讲。

 

(五)

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孙策养了只姿质风流仪容秀丽的喵,好像叫周瑜,第一次看到诸葛亮就冲过来把它扑倒在地,跟赵云当年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喵的真的是人不如猫。

诶赵云你那个是什么眼神,我们要欢迎新邻居啊喂。

哎赵云你回来,别挠周瑜!

别打起来啊大兄弟们!

哎哈哈哈哈哈哈哈诸葛亮你也有今天。

我看他俩打你护着谁。

 

(六)

有天晚上回来,我看到理应追着诸葛亮到处蹭的赵云废猫一样摊在沙发上。

哼哼,诸葛亮走了你果然野不起来了。

等等,诸葛亮走了!?它猫呢?

吓得机智的我急忙去找隔壁孙策打探诸葛亮动向,策哥一脸懵逼地表示我家小瑜儿也不见了。

我只想问小瑜儿是个什么鬼。

 

(七)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策哥你等我捋一下。

联系上下文分析,所以说…

它俩私奔了!?

诸葛亮你可以的。

不过没关系,相信我,赵云一点也不生气,真的。

你看沙发上的爪子印。

 

(八)

我们寻找了三天,赵云萎靡不振了三天。

小区被火警充斥了三天。

所有失火人家附近,都出现过两只猫。

一只美艳不可方物,另一只神神叨叨装模作样。

好了这案子破了。

 

(九)

诸葛亮你的高级猫粮断顿了你造么。

我为了赔人家的火灾损失贴进去半年的工资。

从今天起赵云吃饭你给我杵旁边看着。

哎哟喂,云妹你给我点面子行么。

我刚罚完它你就给它吃的。

还共用一个碗。

 

(十)

不过好像策哥人还是挺好的,高学历高颜值还会做饭,估计上次赔的款比我多不少,也没见他跟周瑜发火。

不仅如此,还把周瑜喂胖了一圈。

赵云天天在周瑜面前展示身材,诸葛亮端坐在旁边目睹一切。

好似看着后宫争宠的皇上。

周瑜委屈地喵了一声,蹿到孙策怀里,策哥心疼地揉毛挠下巴喂小鱼干。

好了是我想多了,人家周瑜和策哥情比金坚。


我可能越来越不适合写文了 @一只考拉 

忆江南

私设如山,ooc预警

江南风光,纵是千里碧波河山锦绣让人禁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回首品味,也万万少不了名门中缓步走出来的浊世佳公子。一身红裳却不显招摇,端得是容貌清秀举止儒雅,迷倒了不知多少闺中少女。
那时我们躺在江东一片难觅的桃林之中,我大笑着捶了一下身边的桃树,桃花瓣纷纷飘下挂在你身上不肯离开,朦朦胧胧的艳色衬得你比那二乔还要动人。你翻着白眼抽出被我枕在脑下的《上邪》,说我一派胡言好生败坏你周公瑾的名声,嫌我白衣太过寡淡而不自知还偏偏咬着你不放。
那本《上邪》我看过,妙笔佳作,你视之如瑰宝,我却总觉得不如一首《击鼓》。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愣愣地听我吟出这句,莫名地红了脸。我笑着告诉你:这是战友情谊,我孙伯符与你周公瑾,也会在战场上共同奋战到老,做彼此的后援与依靠。
你松了一口气,桃花迷了我的眼,我竟没有分清你到底是放松还是失望。
伯符,我觉得我们性子差的终归是太远了。你闷闷地念叨。
我在日后的许多时间里认真思虑过这句话,想来想去也是觉得极好,我们用对方代替着自己做不到或是不想做的那一面,在这万般无聊无奈的尘世用一丝执念祸害着彼此。
就像你做不到的张扬,我不愿做的算计。
就像我安心当着我的江东小霸王,你任劳任怨地当着我的水军都督,替我收拾一个又一个烂摊子。
就像我在战场上肆意拼杀带着一身伤痕笑着回来,你手忙脚乱地把我拖去军医那里包扎一处处无妨大碍的伤口。
我的确是傻,在你紧张地催着我按大夫的话每日上药时,我居然觉得我们会谱写出这一方乱世之中的《击鼓》,就这样度过一生。
我浮在空中,看着自己躺在灵床上的躯体,也看着你比我还要像死人的苍白脸色。
你还是一袭红衣,真是的,都不知道尊重我一下。
那能怎么办,谁叫我最喜欢看你被赤色包裹,否则,离了招摇红袍的你,又怎会是水军大都督周公瑾的模样?
周公瑾,我没有叫你火烧赤壁,你听见了吗。
喂,快回答我。
你彻彻底底地得罪了曹操,诸葛亮躲得及时,曹操的首要目标必定是你。你说你,从小就是这样,虽看着性子柔软的很,骨子里倔的谁也拉不回来。劝你好多次了,能不能听我一回劝,退一步啊。
你侧躺在小小的船上,发髻散乱,痴痴地注视着漫天火光,轻声呢喃着:
伯符,看见了吗,那么多的红色。
突然什么也不愿想了,抱膝坐在你旁边陪你看火焰吞噬着平镜般的江面。
尽管你看不见我,但我看见了你嘴角勾起的浅浅笑纹。
噼啪噼啪的轻响,扑面而来的热度,那是饥饿的火苗在吞吃木头,也是曹操席卷江东的梦想走向破灭。公瑾,你做到了,你护住了江东二百余万百姓。
曹操的报复如影随形。一只淬了毒的利箭从城楼上飞驰而来,我恨自己没有好好训练你的亲卫,他们竟蠢到未能替你挡开那只箭。你从骏马上跌落,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被匆忙抬回大营。
一群庸医,给出了我无比熟悉的结论:不得动怒。
想不到我们的命运相似到了如此境界。
你斥退了左右,我隐隐猜到了你的想法。果然,你又走到了那片桃花林。
你看着我,一动不动,空气寂静,寂静到我怀疑你是否真的看见了我。
你颤抖着向我抬起了手,修长的手指依然布满练武留下的茧子,却不复当年的白皙,岁月已经开始缓缓侵蚀你的身体。
我迟疑着伸出了手,手指在空中交握,却没有熟悉的温暖触感。
我在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中看到了冰面碎裂的痕迹。
你落寞地收回了手,低下头转身离开。一句保重被呼啸的寒风刮散。
建安十五年十二月,这是我印象里最冷的冬。
你被哭泣的将领围绕,面色是我似曾相识的苍白,一身红衣未褪,仿佛你只是太累了,在领军出战前得空小憩。
他们在你的灵位前烧了许多东西,或许它们被称作遗物。
我看到了那本《上邪》,那本墨色消退的《上邪》。
公瑾,你心思如缕,我也不是纯然的粗枝大叶。
你期许的是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长相恋长相守,从头到尾我却只盼能在金戈铁马的乱世混得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却没料到你我二人的梦都碎在了心底。
小桥流水仍在,红衣公子还会有,只不过再见不到我等待的那个。

【李白×你】小短篇两则

两篇之间没有关联,可分开食用,汪

 @橙辰子 闺女闺女闺女♪(^∀^●)ノ

 

(一)

门悄然打开,他抱着酒葫芦闪进来,脚步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显然是醉了。

躺在床上的你急忙放下手机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坐在床边。

你四处寻觅着醒酒药,扭头却看见他直愣愣地盯着你的手机页面。

你心里咯噔一下:他进门之前你正在一个李白腐向同好群里聊着天。

他垂着头看不清神色,你紧张兮兮的瞄着他。

小姑娘,你过来。他声音闷闷的。

你一点一点的挪过去,惴惴不安的做好了被他责骂的准备。

突然,他一把扯住你,你惊呼一声想要站稳,结果还是倒在了他怀里。

没有预料中刺鼻难闻的酒气,只有莲花的淡雅香气与常年练剑的凛冽寒意中和出好闻的味道。

他低下头看着你,褐色眸子清醒的吓人。

小姑娘,在下可是不站那些cp的。

在下,站你我。

记住了。

 


(二)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你捧着厚厚一沓的必背古诗篇子走在校园小路上。

无奈地将篇子抖得哗啦啦响,今天早读有古诗测验,别的诗词你昨天奋斗了一晚上勉勉强强也算是都背了下来,只有这一篇无论如何也拿不下。

真是的,偏偏背不出男神大人的诗。

你看看表,有些着急的埋怨自己,复又低下头小声背诵起来。

“将进酒,杯莫停,与君……与君……”

懊恼的甩甩头,正要翻开篇子看,一个清朗的声音接起了下半句。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你急忙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路边一棵树下,潇洒斜靠在树上的人对着你,纤长的柳枝挡住了他的脸,你只听得到那有点含糊又充满笑意的好听声音。

“小姑娘,这么喜欢在下的诗啊,莫不是暗恋在下?”

真是个奇怪的人。你选择忽视了他,继续向教学楼走去。

“喂,小姑娘,我们还会见面的!”那人在身后喊着。

啧啧,这人脑子有问题么。

紧张的考试,你有些惊喜的发现自己竟背下来了所有的诗篇,包括早上还令你无比为难的《将进酒》。

午休时,你早早吃完饭回到了班里。

“叮”的一声轻响,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王者荣耀:恭喜您 您已获得 李白。”

什么鬼,我不是早就买了李白么,你默默吐槽着,大概农药系统bug了吧。

“小姑娘,我就说我们会再见面的嘛。”

耳熟的声音响起,依然有些含糊不清。

你蓦地抬起头,看着那人嘴里叼着的草叶明白了什么。

那人笑着对你举了举手中的酒葫芦。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干,来干。”

“叮”

王者荣耀 提示您——

您的李白,已到账。

【赵云×你】喜欢就要说出来嘛(又名真大造福世界)

你紧张的盯着桌子上飞速旋转的笔,祈祷着笔尖千万不要指向自己。

好友嘻嘻哈哈地齐声呐喊你的名字。

转速减慢了,笔尖缓缓指向——

你。

无奈的趴在桌上,果然翻车了。

“哈,就说嘛,刚才玩了十几轮了,一次都没轮到你,这次要让我们赚回本哦。”

一个姑娘朝着你挤眉弄眼的笑,引来三四个起哄的声音:“就是呀,这次,咱们可得想个好题目啊。”

“嘿嘿,是啊,来吧快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你白了她们一眼,仔细盘算了一下,打定主意誓死不和这群污妖玩真心话。

“我选大冒险!”

几个女孩叽叽喳喳的闹了起来:“真的吗?打定主意可就不能改了啊。”

咬咬牙,“确定,大冒险大冒险大冒险!”

“好呀,那我出题。”出题者笑的贼兮兮,“听好了。”

“我要你,现在去——”

故意拖长声,突然大喊出来。

“跟赵云表白!”

啥?

你差点从凳子上滑下去,不敢置信的瞪着这群坑你的货。

你喜欢赵云,只不过无人知道罢了,没想到今天会遇上这样让人又羞又恼的题目。

好友们看出了你的迟疑。

“去呗,眼睛一闭一睁就熬过去了是不是?大不了一会儿再跟他解释下就行了,反正他人那么好,想必不会介意的嘛。”

“就是,没事,有事我们兜着,绝对不影响你在男神大人心目中的印象。”

“敢不答应的话嘛,哼哼,等着中午被罚吃加三勺辣椒的拌面啊。”

想想上次被满嘴麻辣支配的痛苦:“好好好,我去,不过你们一个个二货都给我等着!”

“来啊,造作啊。”

“喝干这碗家乡的酒,壮士一去不复返~~~”

在充斥着幸灾乐祸的跑调歌声中,你横下心,环顾四周,赵云不在班里。

“友情提示,男神大人现在应该在打篮球哦。去吧,皮卡丘!”

走出班门,右拐就是楼梯口,篮球场在东边的小操场,去“表白”,解释,然后回来消灭坑队友的二货。

你盘算的挺妥当,却在出门的一刹那凝固住了——

赵云抱着篮球,和身旁的人有说有笑的从楼梯口走出。

少年眉眼清澈,带着特有的纯净却也帅气得逼人,约莫是刚冲了下头,柔软的棕色短发湿漉漉的趴在额上。这时他人好似说了什么有趣的话,赵云也跟着轻笑,笑容柔和明媚,仿佛光线黯淡的走廊里的一抹阳光。

正看得痴了,一股大力从后方袭来,将你直接推到了缓步走来的赵云面前。

“怎么了?”少年神色专注而认真,像是准备聆听世上最要紧的事情。

你感觉到了自己发烫的脸色:“赵云……那个,我……”

“别着急,慢慢说,你怎么了?”赵云有点担忧的看着你。

闭眼,干脆一口气说出来:“我喜欢你!”

说完之后半晌对面的人也没有回应。莫不是恼了?你有些不知所措的睁开眼。

赵云低下头注视着你,湛蓝色眼瞳温柔如风和日丽的海面。

少年身上有清爽的水汽弥漫。

“其实呢,在下也是喜欢你的。”

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

“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刀子精受到良(多)心(方)谴(迫)责(害)奋起码糖

结果码了这个出来

大概是一篇送小天使的福利糖来着

才不会说某可爱的凝视让我早已死亡的良心(吓得)抽搐了一下

 @一只考拉 汪

以及想开个男神×你系列【泪奔】会有人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