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君

我大概是只废起了,喵

家有二喵(主亮云,副策瑜)

(一)

大家好,我是考拉,一位铲屎官。

对,沉迷撸猫的那种。

可以说是双倍的幸运,更可以说是双倍的麻烦与造作,我养了两只猫。

人称二喵。

别问我二和两有什么区别。

我一定会翻个白眼告诉你:

二是形容词啊少女

 

(二)

特别英俊潇洒帅气逼人宇宙第一美男子的那只叫赵云。

赵云原来是只流浪猫,可能是因为和楼下那只叫跳跳的二哈待久了,被传染了某种通常叫做智障的病。我担心他哪天突然汪的一声叫出来然后被当成狂犬病带走,一咬牙收留了它。

汪!

不是,赵云,你来我家之后咋还叫上瘾了呢。

 

(三)

诸葛亮的来历至今依然是个迷。

大概是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一道闪电之后端庄地坐到了我家的沙发上。

故弄玄虚的样子,好像没人看得见它一身湿漉漉的毛似的。

我正愣着,赵云蹭了过来。

它居然喵了一声!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赵云把诸葛亮按在沙发上疯狂舔毛。

云妹你变了云妹。

你不是有洁癖嘛。

 

(四)

它它它,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在我第一百零一次怀疑它们有什么不可描述,不对,是不可告人的关系后,诸葛亮极为高冷的喵了一声,蹭了蹭赵云,挑衅般看着我。

结合语言动作神态,我作为一个常年被语文老师宠幸的人,可以肯定它说的话是:

嗯,我们就是不可描述。

我有句mmp现在就要讲。

 

(五)

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孙策养了只姿质风流仪容秀丽的喵,好像叫周瑜,第一次看到诸葛亮就冲过来把它扑倒在地,跟赵云当年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喵的真的是人不如猫。

诶赵云你那个是什么眼神,我们要欢迎新邻居啊喂。

哎赵云你回来,别挠周瑜!

别打起来啊大兄弟们!

哎哈哈哈哈哈哈哈诸葛亮你也有今天。

我看他俩打你护着谁。

 

(六)

有天晚上回来,我看到理应追着诸葛亮到处蹭的赵云废猫一样摊在沙发上。

哼哼,诸葛亮走了你果然野不起来了。

等等,诸葛亮走了!?它猫呢?

吓得机智的我急忙去找隔壁孙策打探诸葛亮动向,策哥一脸懵逼地表示我家小瑜儿也不见了。

我只想问小瑜儿是个什么鬼。

 

(七)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策哥你等我捋一下。

联系上下文分析,所以说…

它俩私奔了!?

诸葛亮你可以的。

不过没关系,相信我,赵云一点也不生气,真的。

你看沙发上的爪子印。

 

(八)

我们寻找了三天,赵云萎靡不振了三天。

小区被火警充斥了三天。

所有失火人家附近,都出现过两只猫。

一只美艳不可方物,另一只神神叨叨装模作样。

好了这案子破了。

 

(九)

诸葛亮你的高级猫粮断顿了你造么。

我为了赔人家的火灾损失贴进去半年的工资。

从今天起赵云吃饭你给我杵旁边看着。

哎哟喂,云妹你给我点面子行么。

我刚罚完它你就给它吃的。

还共用一个碗。

 

(十)

不过好像策哥人还是挺好的,高学历高颜值还会做饭,估计上次赔的款比我多不少,也没见他跟周瑜发火。

不仅如此,还把周瑜喂胖了一圈。

赵云天天在周瑜面前展示身材,诸葛亮端坐在旁边目睹一切。

好似看着后宫争宠的皇上。

周瑜委屈地喵了一声,蹿到孙策怀里,策哥心疼地揉毛挠下巴喂小鱼干。

好了是我想多了,人家周瑜和策哥情比金坚。


我可能越来越不适合写文了 @一只考拉 

忆江南

私设如山,ooc预警

江南风光,纵是千里碧波河山锦绣让人禁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回首品味,也万万少不了名门中缓步走出来的浊世佳公子。一身红裳却不显招摇,端得是容貌清秀举止儒雅,迷倒了不知多少闺中少女。
那时我们躺在江东一片难觅的桃林之中,我大笑着捶了一下身边的桃树,桃花瓣纷纷飘下挂在你身上不肯离开,朦朦胧胧的艳色衬得你比那二乔还要动人。你翻着白眼抽出被我枕在脑下的《上邪》,说我一派胡言好生败坏你周公瑾的名声,嫌我白衣太过寡淡而不自知还偏偏咬着你不放。
那本《上邪》我看过,妙笔佳作,你视之如瑰宝,我却总觉得不如一首《击鼓》。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愣愣地听我吟出这句,莫名地红了脸。我笑着告诉你:这是战友情谊,我孙伯符与你周公瑾,也会在战场上共同奋战到老,做彼此的后援与依靠。
你松了一口气,桃花迷了我的眼,我竟没有分清你到底是放松还是失望。
伯符,我觉得我们性子差的终归是太远了。你闷闷地念叨。
我在日后的许多时间里认真思虑过这句话,想来想去也是觉得极好,我们用对方代替着自己做不到或是不想做的那一面,在这万般无聊无奈的尘世用一丝执念祸害着彼此。
就像你做不到的张扬,我不愿做的算计。
就像我安心当着我的江东小霸王,你任劳任怨地当着我的水军都督,替我收拾一个又一个烂摊子。
就像我在战场上肆意拼杀带着一身伤痕笑着回来,你手忙脚乱地把我拖去军医那里包扎一处处无妨大碍的伤口。
我的确是傻,在你紧张地催着我按大夫的话每日上药时,我居然觉得我们会谱写出这一方乱世之中的《击鼓》,就这样度过一生。
我浮在空中,看着自己躺在灵床上的躯体,也看着你比我还要像死人的苍白脸色。
你还是一袭红衣,真是的,都不知道尊重我一下。
那能怎么办,谁叫我最喜欢看你被赤色包裹,否则,离了招摇红袍的你,又怎会是水军大都督周公瑾的模样?
周公瑾,我没有叫你火烧赤壁,你听见了吗。
喂,快回答我。
你彻彻底底地得罪了曹操,诸葛亮躲得及时,曹操的首要目标必定是你。你说你,从小就是这样,虽看着性子柔软的很,骨子里倔的谁也拉不回来。劝你好多次了,能不能听我一回劝,退一步啊。
你侧躺在小小的船上,发髻散乱,痴痴地注视着漫天火光,轻声呢喃着:
伯符,看见了吗,那么多的红色。
突然什么也不愿想了,抱膝坐在你旁边陪你看火焰吞噬着平镜般的江面。
尽管你看不见我,但我看见了你嘴角勾起的浅浅笑纹。
噼啪噼啪的轻响,扑面而来的热度,那是饥饿的火苗在吞吃木头,也是曹操席卷江东的梦想走向破灭。公瑾,你做到了,你护住了江东二百余万百姓。
曹操的报复如影随形。一只淬了毒的利箭从城楼上飞驰而来,我恨自己没有好好训练你的亲卫,他们竟蠢到未能替你挡开那只箭。你从骏马上跌落,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被匆忙抬回大营。
一群庸医,给出了我无比熟悉的结论:不得动怒。
想不到我们的命运相似到了如此境界。
你斥退了左右,我隐隐猜到了你的想法。果然,你又走到了那片桃花林。
你看着我,一动不动,空气寂静,寂静到我怀疑你是否真的看见了我。
你颤抖着向我抬起了手,修长的手指依然布满练武留下的茧子,却不复当年的白皙,岁月已经开始缓缓侵蚀你的身体。
我迟疑着伸出了手,手指在空中交握,却没有熟悉的温暖触感。
我在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中看到了冰面碎裂的痕迹。
你落寞地收回了手,低下头转身离开。一句保重被呼啸的寒风刮散。
建安十五年十二月,这是我印象里最冷的冬。
你被哭泣的将领围绕,面色是我似曾相识的苍白,一身红衣未褪,仿佛你只是太累了,在领军出战前得空小憩。
他们在你的灵位前烧了许多东西,或许它们被称作遗物。
我看到了那本《上邪》,那本墨色消退的《上邪》。
公瑾,你心思如缕,我也不是纯然的粗枝大叶。
你期许的是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长相恋长相守,从头到尾我却只盼能在金戈铁马的乱世混得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却没料到你我二人的梦都碎在了心底。
小桥流水仍在,红衣公子还会有,只不过再见不到我等待的那个。

【李白×你】小短篇两则

两篇之间没有关联,可分开食用,汪

 @橙辰子 闺女闺女闺女♪(^∀^●)ノ

 

(一)

门悄然打开,他抱着酒葫芦闪进来,脚步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显然是醉了。

躺在床上的你急忙放下手机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坐在床边。

你四处寻觅着醒酒药,扭头却看见他直愣愣地盯着你的手机页面。

你心里咯噔一下:他进门之前你正在一个李白腐向同好群里聊着天。

他垂着头看不清神色,你紧张兮兮的瞄着他。

小姑娘,你过来。他声音闷闷的。

你一点一点的挪过去,惴惴不安的做好了被他责骂的准备。

突然,他一把扯住你,你惊呼一声想要站稳,结果还是倒在了他怀里。

没有预料中刺鼻难闻的酒气,只有莲花的淡雅香气与常年练剑的凛冽寒意中和出好闻的味道。

他低下头看着你,褐色眸子清醒的吓人。

小姑娘,在下可是不站那些cp的。

在下,站你我。

记住了。

 


(二)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你捧着厚厚一沓的必背古诗篇子走在校园小路上。

无奈地将篇子抖得哗啦啦响,今天早读有古诗测验,别的诗词你昨天奋斗了一晚上勉勉强强也算是都背了下来,只有这一篇无论如何也拿不下。

真是的,偏偏背不出男神大人的诗。

你看看表,有些着急的埋怨自己,复又低下头小声背诵起来。

“将进酒,杯莫停,与君……与君……”

懊恼的甩甩头,正要翻开篇子看,一个清朗的声音接起了下半句。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你急忙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路边一棵树下,潇洒斜靠在树上的人对着你,纤长的柳枝挡住了他的脸,你只听得到那有点含糊又充满笑意的好听声音。

“小姑娘,这么喜欢在下的诗啊,莫不是暗恋在下?”

真是个奇怪的人。你选择忽视了他,继续向教学楼走去。

“喂,小姑娘,我们还会见面的!”那人在身后喊着。

啧啧,这人脑子有问题么。

紧张的考试,你有些惊喜的发现自己竟背下来了所有的诗篇,包括早上还令你无比为难的《将进酒》。

午休时,你早早吃完饭回到了班里。

“叮”的一声轻响,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王者荣耀:恭喜您 您已获得 李白。”

什么鬼,我不是早就买了李白么,你默默吐槽着,大概农药系统bug了吧。

“小姑娘,我就说我们会再见面的嘛。”

耳熟的声音响起,依然有些含糊不清。

你蓦地抬起头,看着那人嘴里叼着的草叶明白了什么。

那人笑着对你举了举手中的酒葫芦。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干,来干。”

“叮”

王者荣耀 提示您——

您的李白,已到账。

【赵云×你】喜欢就要说出来嘛(又名真大造福世界)

你紧张的盯着桌子上飞速旋转的笔,祈祷着笔尖千万不要指向自己。

好友嘻嘻哈哈地齐声呐喊你的名字。

转速减慢了,笔尖缓缓指向——

你。

无奈的趴在桌上,果然翻车了。

“哈,就说嘛,刚才玩了十几轮了,一次都没轮到你,这次要让我们赚回本哦。”

一个姑娘朝着你挤眉弄眼的笑,引来三四个起哄的声音:“就是呀,这次,咱们可得想个好题目啊。”

“嘿嘿,是啊,来吧快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你白了她们一眼,仔细盘算了一下,打定主意誓死不和这群污妖玩真心话。

“我选大冒险!”

几个女孩叽叽喳喳的闹了起来:“真的吗?打定主意可就不能改了啊。”

咬咬牙,“确定,大冒险大冒险大冒险!”

“好呀,那我出题。”出题者笑的贼兮兮,“听好了。”

“我要你,现在去——”

故意拖长声,突然大喊出来。

“跟赵云表白!”

啥?

你差点从凳子上滑下去,不敢置信的瞪着这群坑你的货。

你喜欢赵云,只不过无人知道罢了,没想到今天会遇上这样让人又羞又恼的题目。

好友们看出了你的迟疑。

“去呗,眼睛一闭一睁就熬过去了是不是?大不了一会儿再跟他解释下就行了,反正他人那么好,想必不会介意的嘛。”

“就是,没事,有事我们兜着,绝对不影响你在男神大人心目中的印象。”

“敢不答应的话嘛,哼哼,等着中午被罚吃加三勺辣椒的拌面啊。”

想想上次被满嘴麻辣支配的痛苦:“好好好,我去,不过你们一个个二货都给我等着!”

“来啊,造作啊。”

“喝干这碗家乡的酒,壮士一去不复返~~~”

在充斥着幸灾乐祸的跑调歌声中,你横下心,环顾四周,赵云不在班里。

“友情提示,男神大人现在应该在打篮球哦。去吧,皮卡丘!”

走出班门,右拐就是楼梯口,篮球场在东边的小操场,去“表白”,解释,然后回来消灭坑队友的二货。

你盘算的挺妥当,却在出门的一刹那凝固住了——

赵云抱着篮球,和身旁的人有说有笑的从楼梯口走出。

少年眉眼清澈,带着特有的纯净却也帅气得逼人,约莫是刚冲了下头,柔软的棕色短发湿漉漉的趴在额上。这时他人好似说了什么有趣的话,赵云也跟着轻笑,笑容柔和明媚,仿佛光线黯淡的走廊里的一抹阳光。

正看得痴了,一股大力从后方袭来,将你直接推到了缓步走来的赵云面前。

“怎么了?”少年神色专注而认真,像是准备聆听世上最要紧的事情。

你感觉到了自己发烫的脸色:“赵云……那个,我……”

“别着急,慢慢说,你怎么了?”赵云有点担忧的看着你。

闭眼,干脆一口气说出来:“我喜欢你!”

说完之后半晌对面的人也没有回应。莫不是恼了?你有些不知所措的睁开眼。

赵云低下头注视着你,湛蓝色眼瞳温柔如风和日丽的海面。

少年身上有清爽的水汽弥漫。

“其实呢,在下也是喜欢你的。”

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

“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刀子精受到良(多)心(方)谴(迫)责(害)奋起码糖

结果码了这个出来

大概是一篇送小天使的福利糖来着

才不会说某可爱的凝视让我早已死亡的良心(吓得)抽搐了一下

 @一只考拉 汪

以及想开个男神×你系列【泪奔】会有人看么

七苦

讲真,作为一个脑子有坑的货我不应该尝试写这个梗

七对cp七把刀,渣文笔求不骂就好

其中“病”(李杜),“死”(邦信),“爱别离”(备香)为历史向cp,其余四个为王者同人cp,请大家自行避雷呀【鞠躬】
(悄咪咪谢谢小天使提醒)

不说废话了,放文(la ji)

【佛曰,人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求不得,爱别离】

 

【生】(亮良)

 

我生在汉初,你生在三国。我亲手建立的不倒传奇,你亲眼见证它的分崩离析。

你至死都在拼着,三分天下、扶持幼主、六出祁山……

我却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

这个早已腐朽的朝代,连它的缔造者都不愿多看,你何苦偏要扶起这将倾的大厦。

同为军师,同是智谋过人。

富贵贫贱,美丑妍残,种种差异均未有。

只得道一声,造化弄人。

 

【老】(狄芳)

 

“你走吧。”他昂首而道,令牌在腰间被风吹的叮当脆响,一个个繁复怪谲的“武”字反射阳光刺痛密探的眼。

柔软的大耳朵垂下,栓挂铜铃的红线被扯断,小小的铃铛滚入尘土染上灰色。

“狄大人,就此别过,这是元芳此生最后一次见着您了。”

治安官发色已然花白,颤抖的手再扔不出那令牌。

那小小的魔种,身量还是只有他的一半,算起来依然是个稚嫩的少年。

他怎么忍心让他独自面对光阴的无情。

也罢,赶走他好了,他会找到新的生活的。

也会结识一个更胜于自己的人吧。

只是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带着他走街串巷寻找最好吃的糖葫芦,又会不会把最后一碗酿汤圆留给嘴馋的小耗子。

小小的身影渐渐远去,眯起被阳光晃花的眼,自己早没有那么好的眼力。

转过身去,长安城的治安官不能有眼泪。

未来遇见这小耗子的人,可别忘了扣他工资。

不然,你对他太好了,他心里可就再也没有我立足的地方了。

 

【病】(李杜)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怀。”

直到穷病交加时才肯舍弃那一杯杜康佳酿。

是像世人所耻笑的那样,闻名四海的杜子美只是个放不下杯中之物的酒鬼吗?

再灌下一口酒,许久未饮的烈酒呛到了自己,咳着咳着,却笑了起来。

只因这酒,能使自己与太白兄挨得更近一点啊。

酒水的辛辣在口腔中徘徊不去,昏昏沉沉的痛像钝了的刀子,恼人的紧。

太白兄,你我已是阴阳两隔,弟久病缠身,怕是以后再不能饮酒。

只好麻烦你,在地府独酌自饮了。

酒杯落地,酒坛破碎,凛冽的香气久久飘荡在空中。

狂风吹打着茅屋,屋中人醉倒伏在小桌上,眼角有泪滑下,为浓浓酒香沾染上咸涩。

茅草不堪重负的瑟缩,像是在哀鸣不知何人的命运。

 

【死】(邦信)

 

见天不死,见地不死,见君不死。

没有捆我的绳,没有杀我的刀。

这是那君王对我立下的誓言。

吕雉的笑容艳丽而狰狞,萧何愧疚的脸在眼角一闪而过。

顶棚遮严,暗无天日;地毯厚重,不见寸土。

而君王,不知身在何处。

几十个宫女手持棍棒围上来时,在心里暗笑吕后的天真,又懒懒的不欲辩驳也无心还手。

肉体的疼痛传不到心底,逐渐涣散的眸子不知道该看向何方。

我韩信此生无悔,临死前所恨的,不是萧何,亦不是吕雉。

只恨,死未能见君。

 

【怨憎会】(庞涓&孙膑)

 

他们都告诉我,你仅仅用了三个月,就从丧失挚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不屑,愤怒,唾弃,这些我都司空见惯。

那三个月中的种种,你是不是只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真是幼稚。

当你红着眼眶告诉我,我不及田忌的万分之一时,我的怒意都是装出来的。

我当然知道,知道得很清楚。

田忌是个好人,我庞涓纵然自诩才华橫溢,也比不上善良正义的他,更比不上师弟你。

我最怕的,不是被你超越,也不是得不到你的友谊,而是被你忘记。

你前进的速度太快,总有一天,稷下学宫会成为你最平凡的经历,稷下的同学也会被你当作生命中的过客遗忘。

我可是庞涓,我怎么会甘心于那样的结局。

恨着我吧,这样的话,即使是数十年之后,你提及我的名字,也依然会咬牙切齿的想起:

庞涓那个混蛋,他害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不求当什么正人君子,以这样的方式被你铭记终生,我倒也乐意。

所以继续恨着我吧,师弟。

我们作为仇人相见的机会,想来,不会太多。

 

【求不得】(嬴白)

 

怪物,你真是个怪物。

人的感情,你是不是一点也不懂啊。

整天告诉朕要当朕手中最锋利的兵刃,为朕所向披靡。

朕总说你不是个合格的武器,看着你眼神一次次黯淡下去却从未反驳过。

只有这时候,你才有一些人世间的气息。

你知不知道,好的武器是可以与主人互通心意的。

你若是合格的武器,又为什么猜不出来朕的想法。

白起,朕心悦于你。

在咸阳宫陪了朕这许多年,你为何还是不知道。

朕可是九五之尊,怎能先开口表达心意。

三番五次的暗示,你倒像块木头,无动于衷。

没有发现还是不敢发现?想来是朕的疏忽。

武器怎敢对主人有非分之想?

求不得者,无非是迟疑犹豫的自作多情罢了。

朕种下的苦果,朕会自己酿成酒,笑着饮下。

 

【爱别离】(备香)

赵云截江夺阿斗。

思母心切的孙尚香不顾赵云劝阻,执意返回东吴。

孙权终于骗回了妹妹,毫无顾忌地派兵攻打荆州。

自此,孙尚香再未看到过刘备。

她平淡的出奇,像是在等待什么,却无人知晓。

直到那最后的一役。

翻滚咆哮的江水激起一层层白沫,像是地府里撕碎魂魄的恶鬼。

“刘备俿亭兵败之后,时孙夫人在吴,闻俿亭兵败,讹传先主死于军中,遂驱车至江边,望西遥哭,投江而死。”

原来她只是在等待与所爱之人同赴黄泉。

因为一个谣传,这最后的小小幻想也被残忍掐灭。

睁眼,已是奈何桥边,孟婆汤稳稳地捧在手里。

爱别离,若有缘,来世再相见。


旁友们吃我一发庞涓孙膑的安利吧(谁知道cp名叫啥哦,涓膑?)相爱相杀什么的其实挺好吃的......吧(顶锅盖跑)

黑暗童话(角色死亡,病娇,ooc预警)

刺啦,刺啦

刀刃在磨刀石上刮蹭

把刀子磨快一点啊

这样用起来才顺手

 

哗啦,哗啦

言灵之书在他手中翻动

放弃吧,我的爱人

死生是命,再深奥的书本也篡改不了

 

滴答,滴答

指针在钟表上散步

走快一点,再快一点

我早已厌倦了活着

 

叮当,叮当

钥匙在大门上碰撞

来迟了,死神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懒惰

 

咔嚓,咔嚓

刀斧手踩在新搭好的行刑台上

下手要利索一些哟

别再让我体会人世间的痛

 

啪嗒,啪嗒

泪水在地面上溅起灰尘

别哭啊,小天才

弄湿了羽扇可不好

 

为什么这么安静,议论声呢

为什么看见了天,木板台子呢

为什么他冲过来了,不是说好会冷静的吗

为什么没有感觉了呢

 

眼睛被谁的手盖住了

耳朵听不见风声了

哦,我明白了

我已经死了啊

 

浓密的睫毛,白净的脸庞

紧抿的无血色的唇

月光啊,你为什么还照耀着我

照耀着再也配不上他的我

盒子是满的

从小就有一个盒子,盒子里放着很多很多东西
院中大树的叶子,布娃娃的纽扣,玻璃碎片
妈妈总说,别放了,盒子满了呢
没有啊妈妈,你看,盒子很空啊,很空

上中学后,盒子里的东西被分批扔掉
数理化的教科书摆满了桌子,羽扇都快没地方住
妈妈收拾东西时说
你怎么在这里放个空盒子占地方啊,扔掉吧
可是,妈妈,盒子还很空,可以装很多东西啊
还能利用的东西怎么能丢掉

大学了,盒子被带到宿舍,小心翼翼地藏在枕头下面
被清秀字迹布满的信纸,一缕奶白色头发,一只布满划痕的单片眼镜
临睡前抱着盒子轻轻摇晃,不多的物品碰撞发出细微的响声,有些遗憾的合上眼
盒子不够满,永远也不够满

那人送的书被一页一页剪碎,抛洒在河水中
水流哗哗作响,带不走烦恼的回忆
盒子里的东西被打火机付之一炬
烫手的火苗是毁灭的颜色
盒子满了,它永远不需要再次被填满

两年后抱着盒子看那人的最后一封信
千算万算却还是被他胜了一筹
一步步设下棋局逼自己忘记他
盒子装着那人的骨灰下葬
言灵之书簌簌作响好似哀鸣
扭头用冷漠包裹自己
盒子好空,像心一样空

闭眼仿佛看到鲜血滴答滑落
锋利的小刀滑向手腕,浴室的花洒喷水不停
靠着墙壁坐下休息
前辈,你看到了吗,盒子终于满了

装下你我两个人的盒子,才是满的啊